认识日本“可爱”机器人大师,高桥智隆

植夫发布

高桥智隆(Tomotaka Takahashi),机器人Robi之父,日本最具有代表性的机器人学家,他的机器人往往被冠以“迄今为止最可爱的机器人”称号。


日本人对机器人的痴迷,几乎成为了其国民文化的一部分。《机动战士高达》、《EVA》、《铁臂阿童木》这种启迪了无数人机械梦想的热血作品,从日本岛国蔓延至全世界。


美国公众对机器人“超人”概念,会接管人类控制人类,常常伴有外星人的概念,让很多人害怕,诞生 Atlas 这种充满力量和威慑性的机器人,大多数机器人主要用于军事用途。


而与美国不同,日本人的机器人外形更温和、更可爱、更类人。日本民众主要认为机器人是人形机器人,是人类的伙伴,让人们喜爱。日本几十年来一直在向消费者销售机器人,许多日本机器人都是可爱的人形,其中影响力极大以为机器人家。

其人其事


1975年出生,高桥出生于医师家庭,经济条件良好。


幼儿园时,高桥在电视上看到《铁臂阿童木》的动画片,从此便对制作机器人充满憧憬。因为父母不同意给他买“超合金”系列的机器人,他就用画纸和塑料积木块自己做了一个。中学时代,他开始组装遥控模型、制作垂钓鱼钩、更换汽车后视镜等等,只要一有时间,一双巧手就停不下来。


1998年,第一次大学毕业,立命馆大学产业社会学部取得社会科学学士学位,毕业的时候遭遇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就业无门,为了从事自己喜欢的机器人行业,于是再次参加大学入学考试,考上了京都大学工学部。


2003年,第二次大学毕业,京都大学工学部取得工程科学学士,京都大学期间,高桥以高达战士为原型,开发出了两足行走机器人。随后成立机器人风险公司“ROBO GARAGE”,在机器人世界杯中2004- 2008年连续5年获胜,开发的人型两足机器人获得日本关西科技创意大赛(Kansai Techno-Idea Contest)最高奖。


2004年,CHROIRO被美国《时代周刊(Time)》评为“2004年最酷的发明(Coolest Inventions 2004)”,被美国《科技新时代(Popular Science)》选为“改变未来的33人”之一。


2008年,攀爬机器人Evolta 在美国大峡谷(Grand Canyon)攀岩,曾经仅通过两节 AA 电池驱动,就能够花 6 小时攀由大峡谷谷底向上攀爬了 530 米,打破吉尼斯世界记录。


2010年,东京大学先端科技研究所(UTokyo)RCAST项目副教授,这时高桥的头衔已经有好几个,包括Robo Garage株式会社社长、东京大学先端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特聘副教授、大阪电气通信大学情报学科客座教授等。


2013年,太空机机器人Kirobo成为第一个从日被送入外太空的机器人,担任日本宇航员若田光一的伴侣,在长达6月的空间站工作期间,Kirobo将负责向若田提供各种操作说明并传递来自地面控制室的最新信息,负责同宇航员交流来为他们解闷。


2015年11月,智能疗愈系机器人Robi在中国内地正式发行,这是高桥智隆卖的最好的一款产品。组装起来也非常简单,只需一把螺丝刀就能轻松搞定。ROBI以模型组合的方式分期发行,消费者收集全套共 70 期便可自行 DIY 组装Robi机器人。高桥智隆表示,Robi是秉持着“与机器人在家一起过生活”的理念制作的。


2016年,夏普的RoBoHoN上市,看似是机器人但其实是一台手机,整只手机就是一个可爱的小机器人,会说话、会走路,头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投影机,可以将照片分享出来。

高桥是个全能手,他没有研发同事,没有团队,他自己的公司  Robo-Garage(机器人车库)官网挂出来的 28 个类型的机器人产品,都是一个人独立完成人型两足机器人的创意、设计、开发、制作、切割、喷涂、编程、组装,综合了机械设计、控制、电气、传感、人机交互、软件等多个学科,而由同一个人手工制作而成。这听起来像是几百年前古代人制作手工艺品做派的匠人。

高桥智隆的观点


机器人能做什么?谁需要机器人?为什么要购买机器人?


高桥智隆对机器人的原本设定就是“有生命的人类的好朋友”,可以和人类建立起紧密的联系。让机器人和手机、电视和电脑一样的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逐渐取代手机,成为与人类联系最紧密的智能硬件。


要实现机器人和人对话,最后需要设计与人交流的接口。譬如,人要是说‘好饿啊’,不是要机器人通过计算人一周内摄取的卡路里来推荐菜单,机器人只要回答‘哦,我也饿了’就可以了。单纯追求技术革新是无法融入人类生活的,如今的人们需要能够充分理解人类情感与喜好的产品。


智能手机已经定格了,性能的提升、功能的增加、老式手机的淘汰都进行到了极限。人们会和小猫小狗,甚至乌龟金鱼说话,却不会和高级的智能手机说话,因为人们从没想过要和这个四边形的盒子说话。所以我认为,增加拟人因素应该会带来一些变化。


这样愚蠢的对话是很重要的。现在很多 人都非常关注机器人物理的功能,但是这些人形机并不是擅长去洗盘子或者去帮助我们进行房间的清理。但是这些人形机可以帮助我们进行互动、沟通,我们必须要 有一种同感,必须要和机器人有一种怡情的感觉。必须把人形机作为类人的设计,这些人形机需要有自己的个性、行动,以及有沟通的技能,甚至去设计大小,因为 不会让这些人形机去做物理的任务,因此需要小一点的体形。正如乔布斯所讲的,我们进入到下一个阶段要赋予这些机器人人性,人性将是下一阶段机器人发展的阶 段。


而电脑和手机一旦得到普及,电子邮件、网聊和网购等新的文化也应运而生。同样,如果无法创造崭新的生活方式,机器人也不会得到普及,不会给人们带来新的梦想。正因为如此,我在制作机器人时格外注重流行造型。


总之呢,智能手机之后就该轮到机器人了,会逐渐融入人们的生活中,进而拥有独自的定位。

为什么选择了人形机器人?


现在人工智能的研究一直没有停过,有部分人工智能产品比人优秀得多。然而即便它们在国际象棋或将棋等竞技方面赢了人类,却理解不了“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是谁”这样一些简单的问题。为什么人形机器人会在日本得到追捧哪,尝试与人进行教学、服务、娱乐建立深层关系,公众文化应该起到很大作用,国民对未来的想象不同。


1970年,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宏提出了“恐怖谷”理论假设,指人类对机器人的好感度会随着机器人和人的相似度而提高,然而当相似度到达一定程度时,我们的情感反应会突然逆转为负面,机器人和人的差别会被放大,显得非常可怖。但随着相似度的继续增加,我们的情感反应会由负转正。在好感度和相似度的关系图里,这段数值低谷被称为“恐怖谷”。

现在人接受机器人总是在特定的场景中,比如,iRobot Roomba是个完美的地毯吸尘器;大多数自动驾驶汽车从外观和工作状态看起来都与普通车辆一样,但是它拥有感知交通状况的优点…..,机器人进入家庭并不是可爱就行,二师兄猪八戒让人们容易接受并喜欢,但是大师兄孙悟空才的无所不能是机器人立足家庭的根本。


今天对日本的机器人大师高桥智隆介绍就到这里,也算是机器人不同流派的观点碰撞,下期我将介绍美国机器人大师“波士顿动力的Marc Raibert”,对比之后你会发现对机器人有更好的思考。

你理想型的人形机器人是个什么样的,也可以来描绘描绘。

参考资料:

http://www.85nian.net/renwu/31524.html?comments=true《高桥智隆:机器人开发之旅》
https://zhuanlan.zhihu.com/p/24926503《孤独而清高,做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匠人》
http://www.makerspace.cn/thread-5499-1-6.html《高桥智隆和他的Robi:智能机器人的新纪元》
http://www.makerspace.cn/forum-92-1.html《机器人创造者高桥智隆》
https://www.guokr.com/article/442284/《为什么有些人形机器人看起来格外诡异?》

分类: 设计大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